最動盪的19世紀末 屈臣氏憑什麼生存下來?

從簡陋棚屋到跨國企業,揭密百年企業屈臣氏的經營DNA,超過16,000家門市遍布全球27個國家的大街小巷、每年服務超過30億名顧客,屈臣氏如何成為生活中最可靠、令人感到安心的藥妝店?

屈臣氏的誕生-屈臣氏大藥房

屈臣氏是亞洲與香港歷史最悠久及最具代表性的企業之一,其淵源可以追溯至1828年廣州、沙面十三行的船醫義診眼疾開始,1832年兼營草藥店(時稱「廣東大藥房」,Canton Dispensary)與裝置第一台蘇打泉資助診所的營運開支。1841年,曾在廣東大藥房任職主診醫生的彼得.楊醫生(Dr. Peter Young)與亞歷山大.安德信醫生(Dr.Alexander Anderson),在第一次鴉片戰爭中,隨英軍登陸香港島上環水坑口,並臨時搭建棚屋診所兼草藥店,懸壺與供應醫藥及日用品予往來東方商船、水手與士兵。

1842年,中英簽署《南京條約》,清政府割讓一個只有幾千人的小漁村香港島予英國,繼而新成立的「維多利亞市」成為華南地區通往全球的鴉片與礦石的轉運港。1843年初,棚屋草藥店在港島金鐘摩根船長市集(Morgan Bazzar)以「香港大藥房」名稱正式開業。1845年,大藥房搬往中環皇后大道中16號,從此奠基了往後的發展。大藥房創辦人之一彼得.楊的弟弟詹斯.楊(Dr. James Hume Young)也是一名外科醫生,同時擔任大藥房草藥師兼經理。1848年,香港有18名中草藥師及6名西草藥師,本地大多數華人都將中醫藥作為其傳統生活的一部分,對科學沒有認識,視西醫藥為後備方案。

到了1850年,維多利亞市已具雛型,在遠東地區成為大英帝國的一個橋頭堡與商埠,東方之珠冉冉升起。當年,詹斯.楊離開香港前往福州行醫,大藥房經營權因此轉至普勒斯頓醫生(Dr. William Preston)手上。香港當時為遠東地區一個鴉片與礦石轉運港,屈臣氏供應商船藥品與日用品的業務日趨繁盛,同時英籍與西方商人駐港也有增加。1857年,大藥房正式以小屈臣氏的英文姓與名字的縮寫(A.S.Watson & Co.)經營。1866年,約翰.大衛.堪富利士(John David Humphreys,1837−1897,簡稱堪富利士)加入大藥房,並在1874年成為屈臣氏的東主。

屈臣氏家族的屈臣氏醫生(Dr. Boswell Thomas Watson,1815−1860)在1845年首先來到澳門,然後在1856年與家人移居香港,加入「香港大藥房」(簡稱「大藥房」)成為主要合夥人。他的侄兒亞歷山大.斯基文.屈臣氏(Alexander Skirving Watson,簡稱小屈臣氏)2年後來到香港,他優化了大藥房的產品與服務,並在廣州與上海開業,從此奠定了大藥房的發展方向。1886年是屈臣氏的一個里程碑,註冊為有限公司,從此可以在市場上融資。1896年,堪富利士長子亨利(Henry Humphreys,1867−1943,或稱小堪富利士)繼位,積極發展屈臣氏的零售、批發與製造業務。

清末民初的艱難歲月

1897年是屈臣氏和全球製藥業歷史上非凡的一年。小堪富利士開始擔任屈臣氏董事會主席的第一年,德國拜耳化工廠在2週內發明阿斯匹林和海洛因止痛藥。然而,海洛因成為繼嗎啡後另一個鴉片戒煙藥,為屈臣氏的製藥部門帶來豐厚的利潤,避過1897到1911年期間兩度的義和團事件,以及辛亥革命帶來的業務衝擊。

在北京發生的義和團暴亂,導致屈臣氏於1901年夏天在北京大柵欄街的英國大藥房被焚毀。在中國大陸,屈臣氏被迫離開北京,轉往上海積極建立華東業務,發展江蘇、浙江、上海地區與華南、中南區的業務。1909至1911年期間,華中大雨引發長江中游的水災、上海股票交易所的橡皮期貨崩盤導致經濟危機,以及孫中山先生領導國民黨組織的武昌起義,導致滿清帝國在1911年10月10日瓦解等,接二連三的天災、人禍引發中國大陸混亂的局面。國家貨幣在1年之內貶值了50%。屈臣氏突然面臨前所未有的財務困境,100多家遍佈全國各地、掛著屈臣氏牌匾的聯名藥房沒有能力償還貨款。

之後發生第一次世界大戰,屈臣氏因為受到戰略物資例如砂糖的禁運導致汽水與糖漿的停產,業務萎縮;接著1920年代的省港澳工人大罷工、1929至1933年的大蕭條、1937至1945年日軍侵華戰爭一波又一波的災難。雖然屈臣氏從1909至1933年的業務完全沒有機會更上一層樓,可幸的是屈臣氏的頑強鬥志,令它始終可以生存下來。

從1897至1941年的45年內,中國從滿清過渡至民國初期,經歷了1900年的義和團、1909至1910年的長江水災,以及1911年的辛亥革命後開始的軍閥割據、1927年南京政府的成立、1931年日本開始侵華。同時間,香港作為中西貿易的鴉片、人口(來往南洋、三藩市)的轉運港,也受到國內的政治與貨幣貶值及國外的第一次世界大戰、1929年的全球金融風暴與1941年太平洋戰爭的打擊。

1941年,抗日戰爭在中國大陸正如火如荼的進行,日軍在廣東省深圳河以北正在團積兵力。格勒克在當年4月3日,第57次普通股東大會會中,總結了屈臣氏的歷程與前景的展望:

2021年是公司成立一百周年,它讓我更加高興能夠向股東報告2020年的業績——這是有史以來最好的一年。我記得很清楚,大約30年前(1910年),公司經歷了一個艱難的時期:本地媒體刊登了聳動的內容,大概是由股東所寫,意思是公司奄奄一息,因此應該結束業務。然而,管理階層能夠毫無恐懼或矛盾地說明公司目前比以往任何時候,都享有更為健全的地位,這是令人自豪和滿意的源泉。關於未來的前景,特別是考慮到現有情況下,我可以直截了當地說我們對未來幾年進入第二個世紀充滿信心。

若非屈臣氏自家品牌的汽水、花塔餅、戒煙藥等消費品在中國大陸、台灣與東南亞等市場極受歡迎,屈臣氏的命運應會如其他的零售藥妝般,在這段時間就完成其歷史使命。屈臣氏的適者生存DNA,就是經歷了無數的大小挑戰而孕育而來的。

本文摘自聯經出版的《街角的藥妝龍頭:超級零售勢力屈臣氏的崛起與挑戰》

【聯經出版。趙粵(2021.04.28)。https://money.udn.com/money/story/12524/5418379】

連鎖企業品牌故事

潮流探索

推薦刊物